第404章 印假银票发家致富_人在大明,邪气冲天
优书网 > 人在大明,邪气冲天 > 第404章 印假银票发家致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4章 印假银票发家致富

  对于宁安长公主突然之间要在宁波这块地方建立所谓的大明帝国银行。

  并且还要新发行银票类似宝钞。

  百姓们听后是忧心忡忡。

  毕竟曾经的宝钞对老百姓们的生活干扰有多大,大家都历历在目。

  即便宝钞在弘治年间就已经没有人使用。

  但是过了这几十年,大家依旧记忆犹新。

  因为什么就因为宝钞根本就不可能带给他们方便的生活,反而处处让用宝钞的百姓家破人亡。

  大家都看得太明白,宝钞就是掠夺百姓们财富的。

  虽说宝抄一张纸很方便,但掠夺自家财富也很方便。

  有多少人家里边拿着宝钞一大叠,可最后呢连半个馒头都买不到。

  甚至很多人都说擦屁股都嫌这种纸硬。

  到了这种程度,谁愿意再一次提起宝钞。

  如今用铜钱,用白银,用黄金这种贵重金属当货币挺好的。

  是多少就是多少,不可能银子里面掺沙子,不可能在黄金里面掺土块。

  黄金白银本来就稀少,谁家里面有那么一两块,就能在关键时刻救命。

  这就是老百姓们现在的感觉。

  但是宝钞不一样。

  宝钞印刷起来太方便了。

  一张纸才值几个钱,印刷起来就是几万张、几十万张、几百万张下来,自己手上的宝钞就不值钱了。

  所以一听说要印刷宝钞,其实很多人心里边也都打鼓。

  在码头上看到宁安长公主拿出那么多黄金白银来,并且听完宁安长公主说的今后印刷的宝钞由帝国银行黄金白银作为保底,让大家都能拿着银票想取多少就取多少。

  可是毕竟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

  即便是大家听说了有国公爷在日本国运回来黄金白银无数,并且今后还会运回来很多。

  因为国公爷在日本国占据了一座金山和银矿。

  如此一来黄金白银就只是个数目而已。

  今后银票可以让大家伙从贵重金属当中解放出来。

  可是又有几个人相信?

  没有人愿意相信。

  大家一想到曾经被小日本鬼子的倭寇,在东南沿海烧杀抢掠那么久之后,心里面就有一個疑惑。

  既然向日本鬼子那边那么多黄金白银,他们还要来大明掠夺干什么?

  正因为不理解这些,所以老百姓们对于所印刷的银票也不理解。

  甚至怀有疑惑,更有许多人觉得得看热闹。

  不过有些人却感觉这是一个机会。

  尤其是那些被陈寒搞得破产的地主们。

  听说了这个事之后,有好几个地主就集合在一块嘀嘀咕咕起来。

  “帝国银行?还要搞银票?这不就是之前的宝钞吗?”

  “还不是又想跟之前那样掠夺财富呗。”

  “大家不要这么想……”

  这话一出有人脾气火爆,“怎么不能这么想?现在咱们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要弄就弄,我们就看看这个陈寒到底什么时候死。”

  刚才说话那个人摆摆手,“你们没有理解我说的话,既然他们要搞宝钞,那咱们就来给他们搞假钞。”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在座不少人的诧异,搞假钞这种事抓到了就是掉脑袋的大事。

  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曾经都是如此。

  说出这话来的那个员外冷哼一声,“如今咱们个个都已经被陈寒搞成家破人亡的悲惨之境,难道还怕掉脑袋不成?

  能在死之前恶心恶心他们也够了。

  没被抓住,咱们就拿着银子逍遥快活,被抓住了大不了脑袋被砍掉,和家人团聚呗,这个算得了什么?”

  如此光棍的话,一说出来更是引起不少人的同感。

  这里边有很多家人都被陈寒给干掉。

  所以对陈寒有着刻骨的仇恨。

  如今听说陈寒所谓的国有银行,现在要印刷银票,他们又有又有人脉、又有资源,完全可以来搞一次假银票。

  刚才说话的人先开口:“我曾经认识了几个印刷宝钞的人,当年虽然大家都害怕,但也有些人铤而走险。

  甚至做出来的假宝钞与真宝钞几乎一样,只是那时候宝钞已经一文不值,大家都没当回事,只当那个人是个伪造大师。

  但现在不一样。

  既然要搞新的宝钞,那咱们就来跟他们玩一玩。

  反正咱们已经惨到这种程度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再惨还能惨过现在?”

  如今这些个大地主的余孽们,虽说不能像之前那样花钱大手大脚。

  但凭借曾经留下的那一点积蓄。

  其实他们的日子过得要比普通的百姓好得多,可是他们依旧觉得不满足。

  谁让他们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大地种,享受惯了。

  有句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即便现在的日子已经比普通百姓过得好很多,可他们依旧怀念着曾经醉生梦死的纸醉金迷日子。

  现在他们过得是十分痛苦,十分怨恨陈寒。

  只是陈寒没有给他们机会,但现在这个机会似乎摆在了面前。

  这话一出来,有好几个人就开始附和。

  “这话说的对,咱们现在的日子已经过成这副样子,难道还能再惨一点吗?”

  “他们要印刷新的银票,咱们有人有工具有技术,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教训?”

  “对,趁新银票还没有被百姓普遍接受,趁新银票还处于试行阶段,咱们开足马力,将大量的假银票投入到市场,换取真金白银,咱们逍遥快活,让他们去背这个黑锅。”

  “既然那宁安长公主如此信誓旦旦,既然她这么愿意站在陈寒那边,那就让她和陈寒一起背这口大黑锅。”

  话都说到这里了,在场的不少人都心动。

  一方面他们的确是憎恨陈寒,把他们的日子过变成这副样子。

  第二,贪心作祟。

  他们也想拿着印刷出来的银票换取大量的真金白银。

  反正陈寒不是说在小日本鬼子那里已经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银矿,应该也就不缺我们这点银子。

  拿着假银票换取大量的银子,到别的地方去逍遥快活,过完这一生也是足够的。

  所以简单的一番犹豫之后,就有人拍着桌子说道:“对对对,这法子不错,他陈寒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

  很快所有人都决定要趁着银票刚刚推出,立刻准备好假银票,然后混入到银票当中。

  就算是交税也好,在黑市上的买卖也罢,都能够赚到一大笔钱。

  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等着帝国银行那边印刷好新银票,拿到票样之后立刻开始印刷。

  接着就有人问道:“那现在咱们的人、咱们的工具、咱们的材料在哪里?

  别跟我说,你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却要在这里信誓旦旦的说,能印刷出可以骗过百姓,甚至骗过帝国银行那些工人的假银票。”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大家的共鸣。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那既然是一条船,就必须把话说清楚,绝不能藏着掖着。

  因为这都是掉脑袋的买卖,谁要是被抓住一供出来那就是个死。

  如此凶险,那就必须得坦诚布公。

  之前说话那个人拍着胸脯说道,“你们放心,那所谓的伪造大师,现在不过才五六十岁年纪,就住在宁波城附近的乡下。

  咱们去之后,把人给拎出来,按照他的要求准备好材料工具就等着发大财吧。”

  一听说可以发大财,不少人眼睛里边就开始冒铜钱的影子。

  “这要是真能搞成了,弄他个十几二十万给每个人,以后就能逍遥快活,看谁能把我们给抓住?”

  如今他们之所以还待在江南,就因为他们仅有的那点人脉,这点资源还在江南。

  而如果每个人都拿到了十几二十万两白银的话,那就可以找个不认识自己的地方隐居起来。

  这总好过现在在江南,处处碰到曾经不如自己的人,现在过得比自己还好,那种憋屈的生活,他们再也不想过了。

  这些人不愧是曾经做大生意的人,提到了这个方法之后,立刻就去执行。

  一群人分散开来,出了宁波城,直奔那个伪造大师的家里。

  ……

  宁波城郊,四合村。

  此时那伪造大师还真就五十多岁,边上有妻儿老小还有两个孙子。

  现在的他正在颐养天年。

  没有倭寇扰边,他们这些沿海百姓过得还算不错。

  两个儿子出海打鱼,每天都有鱼获。

  尤其是如今国公爷解除了海禁之后,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驾着自驾的船,到远处去打更多珍稀的鱼类。

  打到之后带回岸上,在市场上那么一卖,就能换回来一二两白银。

  有这些钱他们买粮食买田买地,也算是过上了小地主的节生活。

  而就在老头享受天伦之乐之时,忽然热门被暴力的敲响。

  老头愣了一下,以为是两个儿子回来了。

  背着手前去开门。

  一打开发现外边站着的居然是十好几个穿着气派的员外。

  五个员外其中有一个他还认识。

  两个人一对眼神,老头立刻心虚的低下头去。

  因为老头之前是干什么的,那员外可是一清二楚。

  虽说他仿照的那些假宝钞,并没有在市面上激起什么浪花。

  但是朝廷依旧有律法规定,谁要是制造宝钞,那就是个死罪,还得牵连家人。

  所以他当然是眼神躲闪。

  为首那个员外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吗?”

  老头把两个孙子牵到身后,做出个请的手势,“诸位请吧。”

  七八个人一过来路就发现这小院子收拾的颇为雅致。

  看起来老头这些年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当然老头日子过得不错,不是因为他制造假钞,而因为他的两个儿子很勤勉靠打鱼致富。

  现在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平稳。

  而当那员外进来之后,老头的脸色顿时变了。

  “不知梁员外找老朽有什么事?”

  坐在了石桌边上,老头拿来了茶壶茶碗给七八个员外倒了一杯茶之后问道。

  那员外开门见山:“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找你能有什么事?你有什么值得我们几个来找?”

  老头脸颊上面的肉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如果他没有猜错,找自己来肯定是又要印刷假宝钞。

  当年他靠这门手艺给那些个达官贵人炫耀技巧,获得过不少好处。

  其实他原本是一个卖画为生的人,只不过他的技艺虽然很好,但不是什么名师大家,所以他的画很难卖出个好价钱。

  甚至十天半个月也卖不出去一幅。

  闲来无聊之际,他就把家里边不用的宝钞拿来经过仔细描摹。

  经过仔细的构思之后,居然能够用笔还原出宝钞的样式。

  或许是出于爱好和兴趣,他甚至自己做了几块雕版印刷出来的宝钞,居然跟真宝钞有的一拼。

  只不过纸张可能不如真宝钞那样的扎实。

  他凭借这么一个小小的爱好,让达官贵人们感觉挺新鲜,时常把他叫到府里。

  让他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起这门技巧。

  他也因此靠这个东西赚来了一笔小钱,算得上是古代版的网红。

  只是这种东西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不管你印刷宝钞是不是用于流通,但凡印刷假宝钞那都是掉脑袋的大罪。

  那时候他也没想过要印刷宝钞流通到外边去。

  可没想到今天已经十好几年过去了,却依旧看到曾经见识过自己有这门技术的人,找上门来了。

  一说到这里,那老头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梁员外的意思,是让老朽再次帮你们印刷宝钞?可据老朽所知,如今宝钞分文不值,就算印刷了,伱们难道还能拿着宝钞用不成?”

  姓梁的员外则摇头:“不不不,现在要你印的可不是宝钞了。

  告诉你个好消息,如今在我们宁波由宁安长公主殿下,会成立所谓的帝国银行,届时会发行一种新的银票。

  一张银票面值可能就是一两银子二两银子,到时候我们依旧要倚仗老兄你的这门技艺,把那银票印出来。

  银票可是要比宝钞值钱的多。

  你现在不过就是小家小户,要是能够印制出银票来,保证你在一年之内身家翻上百倍。

  届时你那两个儿子就不需要打鱼了,你这两个孙子就可以到宁波最好的私塾去读书。

  你将光宗耀祖,甚至你将会成为全天下最富有的人。”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oushu9.cc。优书网手机版:https://m.yoush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